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1-05-13, 03:11 PM   #14 (permalink)
go2007
註冊會員
榮譽勳章
UID - 312047
在線等級: 級別:4 | 在線時長:41小時 | 升級還需:4小時級別:4 | 在線時長:41小時 | 升級還需:4小時級別:4 | 在線時長:41小時 | 升級還需:4小時級別:4 | 在線時長:41小時 | 升級還需:4小時
註冊日期: 2008-10-20
文章: 313
精華: 0
現金: 313 金幣
資產: 433 金幣
預設

王竹語作品《心中只一人》

第八回 往事如夢


八無運起純陽真氣,使出少林寺最高深的「混元閉穴功」,全身真氣澎湃流動,激昂奔竄,肉身有如硬石。祈一帖若不縮手,這一點下去,雙手指骨斷成三十節都不止,但他自負點穴功力天下第一,就是不縮手,以七十年功力硬拼八無,但聽得啵啵啵啵,十六聲如四聲,八無全身大穴都被點中,兩人都是一震,退回原地。

祈一帖「嘿」的一聲,讚道:「少林混元閉穴功,好俊的功夫!」他雖有「一帖神醫」美稱,其實他的指力更厲害,視病情所需,以一指灌注深厚內力到患者體內,患者受深厚內力潤澤,全身氣血瞬間全通,活力十足宛如再造。因此說祈一帖「一指治癒」也不為過。

八無才落地,田夫人揉身而上,纖纖玉指往八無雙眼戳去,喝道:「少林住持,六根不淨,耽溺女色,無法自拔,我先廢了你雙眼!」林天來一見,忍不住提醒八無,高聲叫道:「小心!」他自從在金老闆家見識了田夫人鬼魅般的彈指功,心中一直有個陰影,揮之不去。田夫人舉重若輕,隨手殺人就以如此厲害,現在全力拼搏八無,不知還有多少厲害的狠毒殺招,因此十分擔憂:田夫人既然能以手指捻下杯屑,殺人於無形,也能傷了這位少林方丈。

但見八無退右步,移左足,使出少林寺絕頂輕功,在大殿遊走。田夫人緊追在後,好幾次幾乎快要追到,八無不是低左肩,就是抬右肩,驚險避開。田夫人輕功屬於陰柔一路,雙足在地、樑、柱、窗之間快速點動,彷彿未曾落地。兩足點動,雙手殺招,一招又一招;左手右發先至,虛中帶實,右手先發後至,實中藏虛,雙手快速絕倫強功八無,虛實交錯,手足並用。以八無對武學之廣博通徹,也完全看不出田夫人門派來歷,心想多半是她貪多務得,東學一招,西練一派,加之自己天賦武學優異,才能有如此多變詭譎身手。

祈一帖又強攻,雙手連續點穴,手法炫麗奪目,氣勢大開大閤,時如滿天煙火,燦爛耀眼;時似大漠孤鷹,精準專注。八無不想傷害任何人,既要避開祈一帖,也擔心田夫人被祈一帖誤傷,邊走邊想如何化解今日局勢,田夫人和祈一帖連八無衣角也沾不上。

方伊伊看著祈一帖,心裡很是不解:「怎麼他也要帶我回去?他一直對我很好的。我怎麼……他……我頂多就是當他乾孫女罷了,難道……難道他要我當他的妻子……」

對方伊伊來說,第一次見到神醫,記憶就像昨日一般鮮明。那是她剛到田家不久,回想起來,彷彿眼前:

「田夫人好武,田宅上上下下都知道。所以如果她偶爾跌打損傷,都是隨便找個大夫,隨口吃藥,二天就好。田老闆順著妻子心意,對於她四處拜師學招,也不在意。某次,田夫人久病,田老闆愛妻心切,心急如焚,找了神醫來,我倒了熱茶,隨侍在側。神醫道:『田夫人,妳的病,正是已入骨髓,所以我打算立刻走人,不作醫治。』田夫人很滿意,道:『這是真正的神醫了,重謝他。』神醫卻道:『妳先別謝我,我剛說了,我不打算治妳的病。』誰知田夫人笑道:『不。你一定會治,而且,我敢說你以後一定還會來本宅。』神醫很是驚訝田夫人的話,當下也不多問,開了一帖藥,叫我去藥鋪抓了藥,立時煎煮,讓田夫人喝下,一喝見效,宛如有神。」

方伊伊看著向八無猛攻的祈一帖,又想:「他只用一帖,治好夫人。但果然不出夫人所料,從那次之後,他常常來田家。是老爺請他來看病嗎?老爺六十五歲,身體健康得很,他來為誰治病呢?難道真如夫人所說,他是喜歡我,找機會一直來看我?他醫術出神入化,誰不想找他醫治,但偏偏喜歡往田家跑,這是為什麼?

「他名滿天下,所以書大招風,在所難免。有些病人,他乾脆不治。他這個人,就是愛聽人說笑話。治病的規矩是先說個笑話,他把好笑的笑話謄錄於紙,妥善保存,比藥材還珍貴。還說,真正好笑的笑話,是世上最有療效的藥材。

「我還記得,他講給我聽的第一個笑話:傳說陝西有個姑娘美如天仙,兩家人同時來求親。東家兒子很有錢但很醜,西家兒子很窮但長得很俊。姑娘的父母很難決定,就去問女兒,她心屬何郎。並且說,如果妳不好意思說出口,妳想嫁東家就露左手臂,想嫁西家就露右手臂,用這樣的方法好讓我知道。結果姑娘竟然伸出雙手臂!父母覺得奇怪,問女兒心意。她說:我想在東家吃飯,睡在西家。」

祈一帖出手如風,點穴神技百無一失,腳下步伐十分獨特。八無愈看愈是心驚,祈一帖似乎是踏著一定的腳步,雖看似規律,卻極為詭異,完全無法預測。自己生平所見,江湖最厲害、最複雜、變化最多的步法,無論是太極伏虎步,兩儀降龍步,四象搜豹步,六合擒獅步,八卦纏象步,都能輕易擊退,但祈一帖步伐似是他獨創,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八無天生神勇,豪氣干雲,愈是艱難險惡,毒辣陰狠的武功,他愈是要以少林正宗絕技予以降服,於是邊鬥祈一帖,邊觀察他的步法。

原來祈一帖以自身七十年醫學功力,結合武學,腳下踏的步伐,彷彿地上鋪著一幅人身十二經脈圖,祈一帖依照經脈:自東起始,走手太陰肺經、手陽明大腸經、足陽明胃經;其後向南,依足太陰脾經、手少陰心經、手太陽小腸經;然後轉西,行足太陽膀胱經、足少陰腎經、手厥陰心包經;再則行北,踏手少陽三焦經、足少陽膽經、足厥陰肝經,完成一套,依此套步配合點穴,威力等同乘上百倍!八無使出少林最上乘輕功「流水踏雲步」全力應付,勉強打成平手。

方伊伊看著一直站在一旁的金老闆,他負手而立,臉露微笑,彷彿看戲,事不關己。方伊伊眉頭一皺,心想:「金老闆這個人特別愛佔便宜,全城的人都防備著他,能躲就躲,不敢從他家門口走過。我跟著老爺去過他家幾次,莫非他也想把我佔為己有?他妻妾成群,眾位妻妾個個美艷無比,人人居無定所,他又怎可能看上我?

「我記得,曾經有一次,有個人拿著一塊沙石,心裡想:這應該沒什麼便宜可佔了吧?便徑直從他家門口走過。金老闆一見,就叫道:等一下!於是急忙跑進家裡拿了廚房的菜刀出來,在沙石上一磨再磨,把刀磨快了,才揮手說:去吧!

「我還記得,有位讀書人,準備考秀才,住在金老闆隔壁,自己貧窮清寒,一無所有,常常羨慕金老闆的享樂生活。有一天早上,他穿戴整齊,畢恭畢敬求見金老闆,卑微有禮,請教致富秘訣。金老闆告訴他:『發財致富很不容易啊!你回去齋戒三天,然後我告訴你致富的原因。』讀書人恭敬拜別,誠心齋戒,沐浴淨身,三天之後,又去求見。金老闆讓讀書人等候在屏障外面,自己擺好高桌,接受了拜師禮物,而後拱手作揖,請讀書人進人屋內,說:『我們富翁致富,你有你的秘訣,我有我的方法,可說是各擅勝場,互有特色。但萬變不離其宗,方法雖異,其實相去不遠。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去掉五種禍害。五種禍害不除,永無可能成為富翁。』讀書人請教五種禍害的具體內容,金老闆說:『它們就是世間所說的仁、義、禮、智、信啊!』讀書人聽後,掩口暗笑離開了。

「大家一說到富可敵國,就是金老闆和田老闆。大家一說到金老闆,總是說他慳吝貪心,刻薄寡恩,好像這個人全無優點,一無可取似的。如果真的是這樣,他怎麼可以在那麼短時間內就獲得那麼多財富呢?他從不求神占卜。光這一點,很少人比得上他吧?我還記得第一次跟老爺去金家後,金老闆就常常藉故來田家,趁老爺忙或拿東西,找機會跟我說話。有趣的是,金老闆很喜歡丁一,一直說丁一將來財富會比他多。唉,田夫人為何要如此心狠手辣呢?就算丁一整個心思都到了我身上,他該做的事,一件也沒少做啊!他又勤快,又不計較,很討老爺歡心。他又沒對我有任何不良意圖……或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更別說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田夫人怎麼這樣,下此毒手?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

此時天下第一巧手兆品喻從袖裡緩緩拿出鑿刀,雖然既短又小,但鋒芒畢露,寒光逼人,一看就知十分鋒利。他雙手若無其事把玩著兩把鑿刀,明眼人一看即曉,他仔細打量八無,看準祈一帖和田夫人攻打空隙,準備將鑿刀射向八無。

那鑿刀,牽引出方伊伊的記憶:「老爺生平有三大興趣,一是看戲,二是鬥雞,三是蒐集寶玉。他為了和金老闆鬥雞,請了天下第一巧手兆品喻教他怎麼養鬥雞。過了十天,老爺問:『雞可以上場戰鬥了嗎?』回答說:『不行。它虛張聲勢,驕傲地自以為氣勢過人。』過了十天,老爺又問。兆品喻搖搖頭,說:『還不行。它聽到別的雞的叫聲或者看到別的雞的影子還有反應。』又過了十天,老爺再問。回答說:『還不行。它還怒目而視,氣呼呼的。』再過了十天,老爺又問。回答說:『差不多了!即使別的雞鳴叫,它已經無動於衷了。看上去,它已經像木頭雕刻成的雞了,它的德性已經全備了。別的雞沒有敢應戰的,看到它就掉頭逃跑啦!』

「兆品喻離開後,老爺發現他落了一支小鑿子,就叫我送回去給他。我第一次去他府上,他就送我雕刻的人像,我看著人像,真是無法相信。他住老爺家,整天跟老爺泡茶聊天,天南地北,遊山玩水,琴棋書畫,無所不談。我只是一個小ㄚ鬟,連吃飯都不可能同桌,平日就算送上茶水,也不過是匆匆一撇,我相信他看過我的次數不會超過三次。但當下我看著他送我的木雕,就像看到鏡中的自己!怎麼會把我雕刻得這麼像,而且髮飾、衣著、都刻得一模一樣,絲毫不差。他的記憶力,實在不可思議。他不該被稱天下第一巧手,應該被稱為天下記憶第一。

「他看起來那麼平常,說起話來也普普通通,跟老爺那些朋友實在沒什麼兩樣。但誰知他身懷絕藝,竟是天下第一巧手。他也是第一次來老爺家,就對我產生愛意?我實在想不懂為什麼。而且,當時我也不知道他已經有妻子,是後來他自己跟我說他已娶妻。他似乎很怕妻子,但又這麼急切對我示愛,難道說,愛一個人會讓人忘卻他原本最恐懼的事?」

兆品喻手中小鑿子又增兩支,已是四支。祈一帖和田夫人猛攻八無,他好整以暇在旁觀看,他不是怕出手會誤傷祈一帖和田夫人,他根本不在乎,更何況他擲鑿子也不可能失手。

方伊伊又想:「如此看來,似乎天下男子對美貌女子很容易產生愛意,只是方法不同。兆品喻偷偷來田家見我,跟我說,他只想看看我,跟我說說話,這樣他就很開心。他還說,雖然他的技術天下第一,但他很孤單,沒什麼朋友。那一天,老爺早上出門,夫人下午也出門,他就偷偷來田家,……」

咻咻二聲,劃斷了方伊伊的記憶,兆品喻手中四利鑿齊出,破空之聲,端的是令人驚心動魄,四鑿對準八無頭、胸、腹、腿四大部位,激射而來,四利鑿均射向要害,一鑿足以斃命,何況四鑿。

八無微一側頭,躲開一鑿,左手在胸前一捲,右手於腹部一勾,左足輕踢第四鑿握柄,其力雖輕,勁道剛猛,那小鑿轉而向上,射向屋頂樑柱,直沒鑿柄。他一人力戰祈一帖與田夫人,何況在一旁兆品喻的飛鑿不知何時何處會飛來,但八無越戰越是精神抖擻,絲毫不露敗相,反而更加沉穩,在生死關頭之際,把少林內功精髓發揮得淋漓盡致。

林天來又急又氣,無奈自己武功低微,上去助陣不但於事無補,還可能害八無分心照顧。只得依照八無囑託,擋在方伊伊前面,全神貫注。心想八無一定是算準他是朝廷命官,再怎麼說也無人「敢」公然打傷他,傷害朝廷命官,其罪頗重,麻煩一堆,這些走江湖的最怕沾這種麻煩。

古大力橫棍於胸,他的鐵棍在茶坊被彎成環狀,後來又重新打造一支,這支更輕,但較小,使起來更順手。他在一旁見八無全心力鬥祈一帖與田夫人,不但未見敗象,反而愈鬥欲沉穩,於是想都不想,抄起鐵棍,死命向八無揮去。麥鐵拳早已虎視眈眈,看古大力出手,自己也雙全齊出,飛身擊向八無。但聽得極為刺耳的「鏘」一聲,所有人耳膜被這響聲震得嗡嗡作響。原來祈一帖與田夫人猛打八無,忽聽得鐵棍從左破風襲來,大鐵拳自右凌厲飛至,三人隨即退開一大步,古大力鐵棍與麥鐵拳雙拳相擊,竟發出金屬碰撞之聲,肉拳力道之剛,質地之硬,思之令人可畏可怖。古大力高聲叫道:「二弟,我們聯手!」兩人心思簡單,但都看出八無是他們帶走方伊伊的最大阻礙,準備先擒下八無再說。

方伊伊又想:「這兩位海山雙絕,是海山鏢局總鏢頭包海山最看重,也是最重要的兩位鏢師。難道說,他們也對我動了真情?

「老爺想送少林寺鎮寺之寶回少林,但孤身一人,長途跋涉,危險必多,於是請託海山鏢局護鏢。我清楚記得,那一天就是老爺帶著我一起去海山鏢局。包海山很是高興,叫古大力和麥鐵拳表演摔跤給我看。

「古大力這個人很有神力,就在我陪老爺去了海山鏢局後不久,有一次,我跟老爺到三界寺參拜,有頭猛牛,用角撞人,沒有人敢靠近牠,只好修築圍牆阻攔牠。我當時被這猛牛嚇到了,當時真巧,古大力也去拜拜,他怪這條牛故意嚇到我,便散開著粗麻布衣,走進圍欄裡面。牛聳起兩根銳利的角向他衝過來,他站著,一動也不動,直到牛角快要頂到他,看準牛頭,用力一搥,然後雙手握住兩隻角,使勁一掰,牛應聲倒下,頸骨折斷,立即死了。他很關心我,一直問,方姑娘,你還好嗎?有沒有被嚇著?方姑娘,你別怕,有我在這,什麼牛也傷不了妳。難道……難道古大力對我也有深情嗎?他個性如此質樸,表達情感方式也很特殊。

「我一直不知道他是何時對我產生愛意的。難道說,是因為我同情他的身世,讓他誤會了,誤以為我對他有好感,所以也對我產生愛意?他的身世,實在令人同情的。他被海山鏢局網羅之前,跟過的主人都是江湖賣藝的,這些主人不是叫他跟大象比腕力,就是讓他跟馬賽跑,不然就是和驢比賽誰能揹較多的重物。大概是我在疑遠間無意間流露出同情他身世,讓他誤以為我對他有情意吧?他很單純,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報仇也是,報恩也是,愛情也是。」

古大力揮動鐵棍,猛功八無。他使鐵棍沒有招數,就是橫棍打去,但力道剛猛,棍未到,風已至。八無在船上曾見他以鐵棍一棍把吹笛少年打落水,此時身歷其棍,更是心驚。萬一被掃中,骨頭斷裂,內臟破裂,必死無疑。八無見古大力棍隨意走,意在棍先,沒有招數,也出充滿了招數:勾、掛、劈、砸、紮、縮、斜、拿,無招化有招,招招奪命。於是使出少林寺最高段拳法「柔水拳」,其柔似水,其堅勝石,以繁化簡,以樸制巧。他不願打傷古大力,但只是防守又無法致勝,於是攻中有守,守中帶攻,攻守交融,進退自如。但古大力一棍接一棍,如浪不絕,一波又一波,且一棍力道強過一棍,八無使出以按打、拱打、衝打、斬打,配以頭移、肩移、肘移、胯移,上下跳躍,前後左右,不貪不畏,膽大心細,縮身如貓軟無骨,出拳似虎硬如鋼,將少林柔水拳的「縮、小、綿、軟、巧」五字訣發揮得淋漓盡致,再創高峰,與古大力鬥智力,希望他知難而退;或耗盡體力,自動而退。

方伊伊看著麥鐵拳,往事驀然上心頭:「麥鐵拳還在金老闆家的時候,我就認識他了。他什麼雜活都做,別人吃完飯,他就把剩下的飯菜全拿過來吃掉。白天,他一個人幹全家的雜活,夜晚就隨便睡,奇怪的是他明明認真做了一整天的苦力,晚上卻毫無倦容,這樣的情況維持了很久。

「老爺家附近的路,只有一條是通往金老闆家,忽然有一天半夜,颳風打雷,一個山峰塌了下來,這沿山道路的石階被大石頭攔阻了。於是人們用十頭牛套上粗繩子拉,又用數百尺連喊帶推,繩子斷了,力氣用盡了,大石頭卻不動如山,再也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想了,麥鐵拳說:『不用別人,我去試試把石頭弄開。』眾人都大笑起來,以為他是瘋子。麥鐵拳說:『何必嘲笑?試試總可以吧!』金老闆笑著答應了他。於是麥鐵拳用雙拳打石頭,一下子就動了,大石頭翻著個兒滾下山去,聲音像打雷一般,闢動山谷,山路通了,眾人歡呼起來,全村的人都叫他取『大力王』,尊奉他如神仙一般。

「他個性憨厚,全無心機,也不會害人。包海山把他從金老闆手中買過去,海山谷有一陣子鱷魚很活躍,谷裡河岸兩邊,忽然鱷魚成群,有一天竟拖走了兩頭牛。而且有一隻鱷魚,身長九尺,每天傷人,沒法制止。他怕我被鱷魚嚇到,不敢再去海山谷,顯出憂愁的樣子,一心想著要幫我殺鱷魚。他對包海山說:『給我跟棍子,我把鱷魚都趕跑。』由於他以雙拳推開大石的傳聞太出名了,大家都說:大石頭既然能推開,鱷魚應當更容易制服了。

「那天傍晚,夕陽返照在江上,遠遠雲氣,蒸散如雲,他拿一支帶剌的木棒,自己搓草繩,表示要把鱷魚捆來。大家都跟在他後面,準備看熱鬧。一出鏢局,只見一隻九尺巨鱷,他認真問,你別把方姑娘嚇著了,我就饒你。圍觀的人不禁失笑,他又再說了一次,有的笑他傻,有的完全不知他在說什麼,更別提什麼方姑娘、圓姑娘,大家只想看好戲,看他怎麼抓鱷魚。

「麥鐵拳一聲吆喝,舉起鐵棍,往鱷魚頭猛力拍打,旁人嚇得練退三步,鱷魚把嘴張得更大了,他把棍子往地上一拋,又吆喝一聲,往上跳起,雙拳對準鱷魚腦袋,猛然重擊。隨即他拉緊繫著鱷魚頭頸的草繩,在鱷魚背和腹上鞭打了幾百下。我怕草繩斷了,鱷魚發怒,後果會很嚴重,叫他把鱷魚放走。他就將牠放了,鱷魚拖著尾巴飛快地逃走,游入江裡,就像是一條狗害怕人打牠一樣。人們從此知道麥鐵拳是位異人。可是麥鐵拳的表現仍和往常一般。莫非,他對我也有很濃的情意?我曾經感謝他,把鱷魚趕跑,但我是為大家說的啊,大家一定都很感謝他趕跑鱷魚,不再有人受傷。莫非我感謝他,反而讓他誤會我對他有情意,所以對我深深喜愛?」

麥鐵拳出拳又快又猛,他的拳頭愈練愈大,已有常人兩倍大。林天來在海山谷親眼見到麥鐵拳跳到半空中,雙拳重打九尺鱷魚那一幕,心中為八無擔心,也深深不解:體型這麼粗重壯碩,怎麼跳起來如此輕盈?麥鐵拳出拳沒有招式,但比任何招式都厲害。原因無它:只是快與猛。快則無法躲,猛則不能檔;因其快,對手來不及想招式化解;因其猛,對手即便想硬碰硬,也顧忌三分。但見他雙拳輪流出擊,快猶兔,猛如獅,輕似燕,所以對手再靈活、力氣再大、武功再高,麥鐵拳不會武功,照樣打成平手,至少不會落敗,真正把武術裡「以簡勝繁」、「一招化萬招」的質樸原理發揚極致。

正因如此,八無若要以少林剛猛武功把麥鐵拳打敗,倒也不易。於是他以慢打快,以柔化猛。麥鐵拳右腳尖當軸,滴溜溜一轉身,左腳劃過來,左拳猛出,中宮直入,雷霆萬鈞;旋即以左腳尖當軸,向後迴旋,狂揮右拳,勢如瘋虎。他身子壯到了極點,但矯若游龍,翩若驚鴻,步伐輕盈到極點,整個畫面極不協調,卻又華麗壯闊,氣勢宏偉到極點。八無見招化招,見式迎式,看準麥鐵拳每一次快拳,八無都以探身擊肘、區身點膝、扭身撤步、擰身後退、蹲身甩擺,或前或後,忽左繞、忽右旋,一一化解。一個如蝴蝶穿花,一個似蜻蜓點水,此起彼落,迴旋再迴旋,在場之人全驚呆了。

兆品喻見八無全心拼鬥海山雙絕,偷偷從袖裡拿出九支短鑿刀,咻咻咻!九刀化三聲,全射向林天來頭胸腹要害,八無微一側頭,眼見林天來擋在方伊伊前面,四鑿已到。這時生死交關,只要遲了片刻,林天來就是當場斃命。八無更不細想,左手「呼」的一掌,剛猛絕倫,力可斷石,正是少林絕學「天罡二十一掌」第一式「氣貫山河」,祈一帖與田夫人連退三步;八無右掌使出「正氣凜然」第二式,古大力與麥鐵拳被震開一步。千鈞一髮之際,百忙之中左手劃小圈,右手劃大圈,眾人只覺眼前一花,也沒看清他如何出手,九枝鑿刀被打落在地,距林天來身子不到半寸。少林絕學「天罡二十一掌」天下無敵,要不是力鬥海山雙絕、祈一帖和田夫人,別說九枝,就是九九八十一枝鑿刀齊發,八無也不放在眼中。

常不輕一直在旁,一言不發,忽嘿嘿一笑,將身上掛著的鐵片取下,一聲長嘯,攻向八無。他武功屬於自創一派,鐵片在手,時如利刃,時似短棍,可當小刀,可作鉤抓,只攻不守,招招均是殺招。八無武功已臻化境,概武學之道,一理通百理通,融會貫通,無所不通。常不輕招式變化莫測,千變萬化,忽然怪叫一聲,雙手上下翻飛,催動招術,鏟、架、抄、撈、掠、叼、撕、拽、旋、擰,招法大展,霞光萬道,瑞彩千條,舞成了一座劍山,內力深厚,忽強忽弱,忽吞忽吐,把八無圍在當中。八無此時已無心戀戰,免得夜長夢多,又連續使出天罡二十一掌的「風清氣爽」、「迴腸盪氣」,打得常不輕只有招架之功,並無還手之力,在八無天罡二十一掌間穿來躍去,跳脫蹬奔,宛如林間飛猴,竟與八無打成平手,絲毫未見敗象。

大殿掌風呼呼作響,幾名功力低微的武當小道士早已退出大殿。

方伊伊看著常不輕,記憶又上心頭:「他真是我生平所見最奇特的人,衣著奇特,說話奇特,行事奇特,風格奇特。他要我直接叫他常不輕,我如果尊敬的稱他,他一定不高興。老爺有個親戚,世世代代都住在東陽,家裡十分富有,只是人丁不旺,只有一個獨子,而且這獨子長到二十歲以後,忽然在兩眉間長出一個肉塊。爹娘既然對這獨子十分珍愛,當然心急萬分,不知請過多少名醫前來診治,全都束手無策。全家正在憂心無計之際,常不輕忽然來到東陽!於是恭恭敬敬請他治病。常不輕居然滿口答應,所有人便放了一半的心,知道這種怪病有希望給好。原來常不輕給人看病,也與他賣藥一樣,如果拒絕出診,那麼病人也必死無疑;而他願意的話,病人就必定有救。常不輕來了以後,便把兒子叫出來。他只朝病患臉上吹一口氣,一般大夫必行的望、聞、問、切那一套,他全不用。只見他先把香點燃,接著又向主人要了些酒肉,擺在方桌上,就像祭奠似的。然後又從大壺裡取出一粒藥丸,放在口中嚼碎,敷到病人的肉塊上去。這一切處理妥當後,常不輕又要了個酒杯。過了一會兒,病人眉頭上的那個肉塊裂開個口子,有一條小蛇突然從肉塊裡掉了出來,落到地上,開始只有五寸多長,渾身五顏六色,漸漸愈來愈長,最後長到將近一丈。這時常不輕把桌上的酒全部含在嘴裡,噴向長蛇,那蛇突然騰空而起,頓時間,雲霧瀰漫,一片昏暗,蛇也不見了,病患也好了。

「我從未見過這樣的手法,覺得很新奇,大概是不知不覺表現出好奇之意,讓他也對我有深情?他這個人陰陽怪氣,喜怒無常,老爺卻很喜歡他,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難道只是因為他很厲害,不論是驅鬼、治病、除魔、祛邪、鎮惡、降妖,得心應手,易如反掌?他功力深厚,名滿天下,為何要來田家,當一個小小的家僕?

「他很喜歡我,不知老爺知道嗎?現在想想,老爺遇害前幾天就跟我說,萬一有天他出事,不能再照顧我,保護我,我可以投靠常不輕,莫非他已經預知自己會遇害,所以提早交代說,我可以投靠常不輕?還是說,老爺已經看出常不輕很喜歡我,要我投靠他,我會很安全,不用擔心一切?像常不輕這樣的人,應該有女子鍾情於他,他為何要獨獨用情於我?情深如此,很難與他的怪裡怪氣連結一起。

「他雖有天下第一道士的美稱,但他還是不開心。有一次,他跟我說,他哥哥很不屑他,瞧不起他,排斥他,認為他的道行汙辱了真正的道士,這讓他一直很難過。我只是想不懂:他是道士,他哥哥是武當掌門,也是道士,為何他這個怪模怪樣就是丟哥哥的臉、丟道士的臉?難道武當掌門自以為名門正派,隨便瞧不起人、任意說人是邪派?更何況那是自己的弟弟啊!他愈說愈難過,竟然哭了。我嚇了一跳,五十多歲的人,說哭就哭,哭得很傷心,彷彿一生的委屈都要一次哭出來。

「兆品喻,我佩服他的記憶力;古大力,我同情他的遭遇;麥鐵拳,我感激他的熱心;常不輕,我好奇他的道藝。難道他們因為我只是單單表露出這些情愫,而對我產生愛意?難道美貌女子,只要對人表示一點心意,對方就會深深愛上妳?而當一個男子愛上一個女子,會忘卻自己恐懼的事?像常不輕忘了他妻子有多恐怖善妒、像麥鐵拳忘了鱷魚有多凶猛。或是這種愛意可以忘卻傷心往事?像古大力不再自傷一生屈辱、常不輕對手足芥蒂釋懷。

「我生下來就是這模樣,不能決定要不要來這世上,焉能決定自己的長相?那些認為我很美的男子,我也不知道他們說的是真是假。我沒有刻意運用自己的美貌,就已經這樣,如果我刻意利用美貌,不知還有多少男人對我產生愛意?我豈不是能做更多我想要事?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方伊伊側眼看林天來,見他眉頭緊皺,雙眼怒瞪,咬牙切齒,額頭滴下豆大般的汗珠,滿臉通紅,緊握拳頭。祈一帖、田夫人、古大力、麥鐵拳、兆品喻、常不輕六大高手如狂風驟雨般猛功八無。孰料八無遇強則強,愈戰愈勇,氣力源源不絕,愈用愈出,毫不衰竭。又過了一炷香時間,再看大殿,海山雙絕已被八無點倒,軟坐在地。攻向八無的六人中,兩人武功最低,但力氣之大,絕無僅有,稍一被鐵棍掃到,或是挨了鐵拳,即便不是正面受擊,必定骨斷,內臟受損。隨後祈一帖與田夫人也被點倒在地,常不輕也被點中大穴,暈倒在地;兆品喻來不急發射機關,背心被八無拍中,直接倒地;金老闆急急從窗口逃走,其餘眾人,一哄而散。

八無力戰六人,見敵人倒下,才鬆了一口氣,但就在此時也驚覺,內力耗損,幾已虛脫,喘息道:「各位……穴道……被封,十二時辰……可……自解,於身無礙,……無須擔心。」對林天來道:「林大人,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下山……再說。」

林天來攙扶八無,帶著方伊伊,急急離去。

王竹語作品《心中只一人》 待續……
go2007 目前離線  
送花文章: 0, 收花文章: 285 篇, 收花: 633 次
回覆時引用此帖
有 2 位會員向 go2007 送花:
magicwoo (2011-05-14),wulihua (2011-06-06)
感謝您發表一篇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