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單個文章
舊 2014-08-07, 10:54 PM   #1
grc45
長老會員
 
grc45 的頭像
榮譽勳章
UID - 16409
在線等級: 級別:102 | 在線時長:10881小時 | 升級還需:140小時級別:102 | 在線時長:10881小時 | 升級還需:140小時級別:102 | 在線時長:10881小時 | 升級還需:140小時級別:102 | 在線時長:10881小時 | 升級還需:140小時級別:102 | 在線時長:10881小時 | 升級還需:140小時級別:102 | 在線時長:10881小時 | 升級還需:140小時級別:102 | 在線時長:10881小時 | 升級還需:140小時
註冊日期: 2002-12-23
文章: 8167
現金: 1755075 金幣
資產: 1792062 金幣
預設 不錯吃之「不錯」一詞的探討與影響

不錯吃 - 這句話,近來很常見。這是台語的特有說法,它並不合乎國語的語法。

不錯吃拆開來看,不錯代表好的意思,也就是形容詞。

吃是動詞,這在國、台語中的用法一致。所以該探討的用法只在「不錯」上。

「不錯」在台語中,可以用來形容不少的說法。

例如,不錯用 (mue pai yong)、不錯穿(mue pai qian)、不錯看(mue pai kua)、不錯騎(mue pai kia)等等。

「不」是否定的意思,「錯」是不對的意思,用雙否定字來強化後續的動詞,就成了台語特有的約定俗成的特定語法。

不錯就變成了「好」的慣用代名詞,專門用來強調,並肯定所想要表達的讚美語氣。

所以好看(國語),它在台語就被 mue pai kua 所替代, 好吃/不錯吃就成了 mue pai jia 等等。

事實上所謂的不錯,在我小時候從台籍住高雄外公的口中並非如此發音。

我的父親是所謂的外省人,當然他無法重新學習台語,一輩子都講不來,但是會聽。

而台語部分就從疼我至深的外公、外婆還有母親的身上自然的耳濡目染,變成了道地的雙聲道。

父親是江西人,母親在陪他回大陸探親時,才知道整個大家族信豐縣塔城街全部都是客家人的天下。

母親略帶慍色的對父親說,你為什麼掩飾你的祖籍?父親說,這也很無奈,大陸的派系鬥爭,在台灣也有閩、客水火不容的無奈。

從大陸撤退到台灣,所謂的外省人,地位也被看輕成外省仔豬,所以不得不入境隨俗.....

我的外公在日本統治時代學的是日語,但是他仍然不忘記保留自己的閩南語。



在國民政府到台灣後又推行國語,這也就造就了我的母親可以說日語(很流利、標準)

,也可以說台語(閩南語)及國語。在移民南美阿根廷時她在兩年內學會了西班牙語。

西班牙語在南美的阿根廷不是以 espanol/Spanish 來表示,而是以 castellano (意即︰城堡/castle

亦或是京城人所說的語言,有別於首都外所說的方言),到了加拿大後又學得了英語。

這在當年只有國小畢業的她來說(當年台灣人重男輕女,不給讀高等教育),可以說是很不容易的事。

縱使母親書讀不多,但是說起台灣話時,裡面所運用的成語之豐富都很讓我印象深刻。

善用這些不成文的成語,就成了台語講話時的溝通關鍵。不幸的是,外公死於腦動脈阻

塞,外婆死於中風後的半身不遂。很奇怪的是,外婆死後,我當時還在當船舶電訊報務

員,當時(她去世時)我在南非東北岸印度洋翻騰激烈的湧(swell), 縱向的波浪(連續性的正弦波)如過山車般的由波

峰頂點15米多高,直落到波谷(上波時還較舒服,下波時難受至極),反覆如此。我從不暈船,但是那時正是夜間的睡眠時間。

夾著船舶螺旋槳推進葉片的拋空時,由於強大的柴油主機輸出無負載,在空中作全速的強烈

空轉,船體振動得腦漿都快迸裂.....這時昏沈的進入了夢鄉。

此時正好夢見了慈祥和藹的外祖母,在輕聲的對我說︰你的父親(外省人)並不受外公

的諒解,但是,這是你母親的選擇,所以我倆還是很疼你,你要做個男子漢(全台語的夢)。

之後,船舶正在等待通過了蘇伊士運河的錨地時,代理行拿了船公司發過來的 CABLE TELEX 來給船長後,

我才知道疼我有加的外祖母真的去世了,時間就在作夢的時段裡。

但是,外祖母在我上船服務前服役於左營海軍陸戰隊的休假日時(半身不遂。無人願意照料,

她需要別人體她翻身,否則皮膚會因血液循環不良而壞死),都很疼愛我這個外孫的點滴,

它就像倒轉的時空影片,一直不斷的從昔日一幕幕的重演至今。



說了這麼多的故事,要傳達的是,不會國語的外公與外婆,他們都很愛我。在物質條件

奇缺的當時,他們的資助與伸援讓我永生難忘。最重要的是,他們很喜歡我的地方就是

可以以台語與他們溝通(以一個稚齡的小男孩,更得他們的寵愛)。而且,他們也會引

經據典的提到了許多的台語之典故與發音,並輔以各種台語故事來鋪述並還原成語之主題。

當時,他們最常說的今日之不錯用 mue pai yong 卻不是如前發音的。他們用的是

mui MAI yong。例如,外祖父曾在我小時候,常跟我說,挑芭樂 (蕃石榴) 就要挑芭樂肚

臍開口越大的最好吃 (xiong he jia),原因是開花授粉時花朵開得最花枝招展,

最容易招蜂引蝶,所結成的芭樂果實最漂亮 (xiong sui);那麼,

芭樂屁股(肚臍)直徑小的,它們最硬、最艱澀,最難吃 (xiong pai jia)。

還有,外公在我小三時還對我說,什麼 mou (妻子)可以娶,什麼老婆不能娶。

他說,越是兩小無猜或是近里鄰居的越不要娶,原因是太過知己知彼了,隱私全無。

夫妻間婚前物理距離越遠越好(這符合了優生學的條件),心理看不到的部份是種個人

的私人空間,絕對要給足,也永遠不要去拆破它,這樣的愛才會久長(天長地久)!

當然啦,外公說,cua mou ai cua sui ei (娶某愛娶水的),mai mou xiy mai giah (醜某生醜子),

緊接著,外公舉例說,你看在愛河上(他們就住在愛河邊),那些來約會的 za mou

gingna(年輕的女生們),她們長得就 mue MAI kua 『不醜看=漂亮的』,他用的不是

如今所用的 mue PAI kua『不錯看』。

該強調的是,那個 MAI 的意思就是『醜』的意思。醜之前加了否定的不,就成了「不醜

看」。這完全與今日所謂的 不錯看 不同,也更合語法邏輯。因為它可以活用到任何的讚

美詞上,甚至於在台語中的所有的讚美詞上。既然是用於肯定人、事、物上,那麼哪來

的不對與錯的形容上?



所以在台語的讚美表達上,個人還是認為以形容好的、漂亮的肯定之形容詞,也就是

MUE MAI JIA (不難吃=好吃)、MUE MAI KUA(不難看=漂亮、好看)、MUE MAI

YONG (容易用、好用)等,要比所謂的不錯用的「錯」字,也就是「歹」字來得合情

理。SUI GA MAI (美與醜)與 DIER GA NMU DIER (對與不對,不對也就是錯)在語義

及意涵上完全無脈絡可循,這也就是我看了那麼多的『不錯』+ 動詞錯誤的深刻感觸。


我住過南、中、北,到了北部後,總覺得在北部的台語很不正宗,也許北部的台語受了

國語使用者的影響所致,就牽強附會的把國語正統語法的 不錯 誤用到台語的表述上。

雖說錯誤使用千遍就成了正確的,但是基於表達能力的正確運用,此一不錯用的說法,

實在有正本清源的必要。但願大陸的閩南人到台灣,能夠避免解碼的困擾,這對同樣

使用閩南語很普遍的新加坡人,也是個文化分歧的挑戰;但願這是個終點而非起始點。

畢竟車同軌、書同文才是正道,捨乎此,就形同山頭文化,各據一方,同聲不同氣了。

溝通時,字詞的正確精度要一致,而且文化可以探討提升,看到集體沈淪時,

那種遺憾是筆墨所無法形容的。文化、語言、政治、宗教的歧異,使人離間,

其最終結果就是軍事解決的無方之法。

放眼今日世界,衝突征戰連綿,除了利益、資源爭奪戰之外,導因就只剩下了不同聲同氣之爭了﹗

台灣的閩、客之爭若非國民政府來到,今日恐怕面目全非,因為誰也不讓誰,這也是語言文化致爭的例子之一。

上述的例子可以援引到個人到南非多國時,看到猿猴與猩猩等靈長類互相殺伐,誰也都不手軟的地方 -

溝通不良(無法以政治手段來解決,只好訴之武力)

就連在文明國家的動物園亦都如此。主要導因緣由於非我族類,下場就我行我素,世界大同也就不復存在了。


.

此帖於 2014-08-14 01:34 PM 被 grc45 編輯.
grc45 目前離線  
送花文章: 71857, 收花文章: 7766 篇, 收花: 43129 次
回覆時引用此帖
有 7 位會員向 grc45 送花:
a471 (2014-08-08),chiu31 (2014-08-08),dollar (2014-08-09),getter (2014-08-08),lawrence710509 (2014-08-17),ppp0600 (2014-08-07),猜謎人 (2014-08-17)
感謝您發表一篇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