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萊姆論壇

返回   史萊姆論壇 > 綜合討論二區 > 生活話題、日常閒聊、喇勒唬爛灌水區 > 轉帖文章區
忘記密碼?
論壇說明 標記討論區已讀

歡迎您來到『史萊姆論壇』 ^___^

您目前正以訪客的身份瀏覽本論壇,訪客所擁有的權限將受到限制,您可以瀏覽本論壇大部份的版區與文章,但您將無法參與任何討論或是使用私人訊息與其他會員交流。若您希望擁有完整的使用權限,請註冊成為我們的一份子,註冊的程序十分簡單、快速,而且最重要的是--註冊是完全免費的!

請點擊這裡:『註冊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發文 回覆
 
主題工具 顯示模式
舊 2006-06-17, 07:49 PM   #1
ccoco
榮譽勳章

勳章總數
UID -
在線等級:
文章: n/a
精華:
Red face 轉貼 - 愛在月迷津渡時

愛在月迷津渡時 楔子  作/陳魚


楔子  

  究竟到了哪裡呢?擺渡在愛與不愛的兩岸之間,
而光陰似水流。

  其實不過就是一個抉擇罷了,我一直試圖努力讓
自己保持在一種理智的思考層面,於是依此做沙盤推
演,最後的答案一定是不愛、不愛妳了,但不是不「
要」愛妳了,而是不「能」愛妳了。

  妳總是嗤之以鼻地回我:「那有什麼不同?」

  「心情不同啊!初衷也不同。」我說。

  「我聽不懂啦!反正結果還不是一樣,不是嗎?」
妳帶著憤怒的語氣。

  「就是不一樣,我仍會永遠記得妳、想著妳,永遠。」
我試著安撫妳的情緒。

  「永遠?我根本感覺不到好不好?」妳的眼眶又開始
濕了。

  我們就這樣交往了五年,從妳二十歲到現在二十五歲,
而我從三十歲到現在的三十五歲,其間,感情與理智各自盤
據在愛與不愛的國度,不斷地相互攻伐鏖戰,並不時藉著上
述直率的對白展開邏輯簡單的談判,說也奇怪,在這樣劇烈
的拉鋸抗戰中,我們依舊手挽著手走到了現在,並且面對著
始終不確定的未來。

  月迷津渡的愛,靠不了岸。


(一)相遇
萱:

  第一次寫信給妳,真奇怪啊!在此之前,我竟連一
張卡片都不曾給妳寫過。但此時此刻起,我嘗試用文字
逐一整理日漸紊亂的情緒,以彌補言語無法表達的意念
,其實相較於文字之下,語言竟是顯得如此貧乏呀!

  也許受限於主、客觀的環境,我不能每天或每週
寫信給妳,但我要求自己至少每個月給妳寫封信,把
妳、把我、把妳我周邊的世界,一點一滴地存在文字
裡頭,就像我們把錢存在銀行裡頭一樣,會有像存摺
一樣的東西,讓我們隨時檢閱情感的收支紀錄,或許
有那麼一天,這些會成為我倆碩果僅存的東西啊!畢
竟連人的記憶也是靠不住的,不是嗎?況且這對我來說
,要比去找心理醫生好得多吧。如妳所瞭解的,我心裡
充滿了因過度壓抑而產生的不安啊!而這種不安所累
積出來的負面情緒,往往沒來由地轉嫁到妳的身上,
又是多麼不公平的事!

  妳可曾想過,很多的相遇是不經意的,很多的開始似
乎沒有意義,很多的心情通常隨著天氣消逝,很多的
日子也只是任由記憶隨機抛棄。我們總以為一輩子不
過就是生老病死的總和,總以為人生的滋味頂多就是
酸甜苦辣,我們從未想像輕如鴻毛的轉折,竟能演變
成重如泰山的沈疴,就像我們從前不曾領略「曾經滄
海難為水」的情衷,難以想像「除卻巫山不是雲」的
景況,一切以為遙不可及的,如今轉瞬間已身歷其境。

  萱,每當我回想起與妳初識的情景,那場交情普
通的朋友間的家庭聚會,我不免都要思索,如果那天
客戶沒有臨時取消簡報的行程、如果那天弟弟的婚宴
如期舉行、如果那天氣象關注的艾瑪颱風直撲台灣而
非轉向北北東、如果那天兒子生了病或者母親要回大
覺寺還願,我都不會參加那場對人生而言無舉足輕重
的聚會,虛耗一向自以為珍貴的時間,那麼我們應該
會就此錯身而過吧!像兩條筆直的平行線般永無交會
的機會,於是我們可以節省下多少聚散離合的時間,
去經營各自的家庭或事業,可以免去多少悲喜苦樂的
情緒,去善待各自的家人或親友。偏偏那天所有應該
發生的事都沒有發生,而唯一不應該發生的事卻發生
了,在朋友臨時來電的邀約下,腦子連想都沒想,隨
口一聲:「好呀!」於是我赴約了,赴了個似乎要拿一
生一世來償還的約。

  我想妳可能至今還不瞭解我那位朋友,他是個熱情
好客的人,嗓門大、心腸直,助人不求回報,但往往熱
情得令人難以消受,相對於現今社會來說,也算是日漸
稀有的動物。我到了以後,才曉得他是為了慶祝他的朋
友自海外歸國,臨時起意的家庭party,而妳是他朋友的
朋友,安靜但保持微笑地同我們一塊舉杯飲酒。

  我不得不承認妳自始吸引著我的目光,每當妳亭亭嬌
立,露齒而笑的時候,我都有一種時間在剎那間停頓的感
覺,雖然幾次和妳目光交觸的時候,我們一貫禮貌性地點
頭,為著我們之間隔了兩層朋友關係而不得不保持的生疏
,但不知怎麼的,對於素昧平生的妳,我卻有種難以言喻
的熟悉,彷彿這樣的場景與置身其中的妳,是我曾經歷過
的記憶,這真是一種奇妙的感覺,或者就像我過去某位靈
修老師所描述的,每個時空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沿著既
定的軌跡行進,偶爾不小心擦觸到了,就像電線短路一般
,某人也許會在某一瞬間,撞見十秒後甚或十年後的自己。

  而我覺得,我在很久很久以前就遇見過妳。

  「我不相信。」

  妳後來對我如是的陳述報以不能置信的微笑,妳將
我所言種種,歸諸為掩飾追求妳的動機而美化出來的藉
口,我倒是無心辯駁,無論如何這些都不重要了,當我
們的愛根深柢固之後,我們實在也無法釐清當初是誰先
愛上誰的啊!

  擇日不如撞日的聚會往往都是令人盡興的,那天朋友
喝得酩酊大醉,朋友的朋友也倒地不起,我以微醺的醉意
順理成章地開車送妳回家。一路上我們漫無邊際地閒聊著
彼此沒有裙帶關係的人事際遇、工作職場與對某些事物的價值
觀感。從妳嗓音甜美的談吐中,我發現妳的心思敏銳,洞察入
微,和善的態度包裹著理智的意識,不太像剛從校園踏入社會
的學子,也不太像會感情用事的女子,於是妳年輕的臉龐在夜色
中顯得光鮮明亮。
  
  「你結婚了哦!」臨下車前妳忽然問我。

  「妳一定還沒結婚。」我故示輕鬆地微笑回答,妳噗哧
一笑揮手轉身,我望著妳離去的背影消失在妳家門前的巷子
口,帶著一股莫名的失落感驅車回家。

  那晚我踏進家門已近凌晨,二個兒子還沒睡,爭先恐後
地撲到我的懷裡喊「爸跋」,妻接過我的外套後,囑我看護
兒子,然後進到浴室洗澡,我逗著二個兒子玩,卻是心煩意
亂的。

  萱,那當時,我隱約覺得自己的人生,好像才正要開始,
又彷彿快要結束。

                   于某年某日凌晨






 
送花文章: 0, 收花文章: 0 篇, 收花: 0 次
回覆時引用此帖
發文 回覆


主題工具
顯示模式

發表規則
不可以發文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加檔案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 BB 語法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語法
論壇禁用 HTML 語法
Trackbacks are 禁用
Pingbacks are 禁用
Refbacks are 禁用


所有時間均為台北時間。現在的時間是 01:44 PM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6.8
版權所有 ©2000 - 2022,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SEO by vBSEO 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