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萊姆論壇

返回   史萊姆論壇 > 綜合討論二區 > 生活話題、日常閒聊、喇勒唬爛灌水區
忘記密碼?
註冊帳號 論壇說明 標記討論區已讀

歡迎您來到『史萊姆論壇』 ^___^

您目前正以訪客的身份瀏覽本論壇,訪客所擁有的權限將受到限制,您可以瀏覽本論壇大部份的版區與文章,但您將無法參與任何討論或是使用私人訊息與其他會員交流。若您希望擁有完整的使用權限,請註冊成為我們的一份子,註冊的程序十分簡單、快速,而且最重要的是--註冊是完全免費的!

請點擊這裡:『註冊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發文 回覆
 
主題工具 顯示模式
舊 2009-12-05, 01:47 AM  
a8531142 帥哥
註冊會員
 
a8531142 的頭像
榮譽勳章

勳章總數
UID - 333850
在線等級: 級別:2 | 在線時長:17小時 | 升級還需:4小時級別:2 | 在線時長:17小時 | 升級還需:4小時
註冊日期: 2009-11-29
文章: 30
精華: 0
現金: 82 金幣
資產: 122 金幣
Post 原創 - 【小說:天月傾天】更新【第六章】:顧陽之戰 (下)(連載)

----
12月月初正式改為-天月傾天
---
內容簡介:
胡靜濤率領異人統治世界,實行暴政已有百年。
林一曜承李意詮相救,脫離異人的控制,加入反暴政最大正派:天月傾天。
天月傾天,位於至陰至陽的傳說山中,誰又知道這裡頭有什麼秘密?
隨著反抗聲浪高漲,惹惱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胡靜濤。
胡靜濤不是什麼好惹的角色,為了拔除反抗暴政的天月傾天,招回各地好手。
組成了名為{天狗}的隊伍,浩浩蕩蕩除月去!一個暴政,一個則是團結反抗,在這不為人知的年代。
--------------------
這裡會一章一章發
人事皆虛構
[size=3]一開始排版改正了

--------------------------------------------------
作者:一身紅




大地失去靈魂,充滿鮮血。

人間如修羅地獄。

天地乾枯至盡,動亂之際。

大舉妖獸傾巢而出。

不出百天,天下為妖獸所支配,人為奴。

就這樣過去百年左右。

實際上沒人知道這災難究竟過了多久。



第一章:天月頃天。

位於世界至東之地。
一眼望去毫無生命,沙暴咆哮。

一位年僅十四小男孩跟緊膚色紅色的人型生物,身旁一堆和自己長像相似的人被排排綁著趕路,沒有人知道目的地,和這些兇殘的紅色人型生物要將他們帶
到哪。

一整天沒有喝到水,喉嚨燒灼,小男孩看著前方,視線越來越模糊。

接著地板站了起來,小男孩疑惑但身體無法動彈,正是昏倒在地上。


[起床了!!]一聲低音喚醒正夢到從前的男孩。

男孩揉揉眼,道[將叔早安。]

將祥易是負責管理這裡小雜事的頭頭,每天都跟著他在異人監視下,在這一帶
搬運大小不一的石頭。

沒有人知道這是做什麼用的,但沒有人會想逃,這裡沒有一絲希望,大唱自由
人都早就變成我們的中餐,不是我們冷血,是異人提供什麼,我們就只能吃什
麼,盡管有人想反抗,但都徒勞無功。

他們太過於奇特,曾經我摸到他們的皮膚,又黏又濕,最奇怪是很炙熱,他們
力大無窮,我永遠想不清楚,這麼有力為何要我們去做那些事情?

[林一曜發什麼呆!上工了。]

林一曜:[噢,來了。]

今天如往日一樣,在這裡林一曜也有呆十年了,沒有人有自己的時間,除了晚
上。
每天搬著這些血紅色的石頭道好幾里外的城外,今天也沒例外,行走在沙漠上
,大家兩人一組搬運有我半身高的巨石,或許對我身高不過140小毛孩來說那真是巨大般的存在。

大家汗流浹背,口渴疲憊,忽然天空暗紅,下起傾盆大雨,所有人都停止腳步
,就連異人也目瞪口呆。
[下雨了!]旁邊的徐弦喊道。

第一次看到這種東西得我疑惑問:[這是雨?好冰涼阿。]

沒有人回應我,大家趕緊張大嘴巴喝起水來。

旁邊異人怒喝:[幹什麼死奴隸。]

只見他一手抓起巨石向我砸了過來,沒有人注意到,只有我,靜靜地看著巨石飛來。

想跑,但這反應的時間只有那麼一瞬間。

巨石爆裂。

一人從天而降,手持一柄長矛,我望著這人出現的地方,正是峭壁!

異人怒嘯:[下賤的人種,還不報上名來,哪家的奴隸敢到這裡放肆?]

那長相年輕的男子笑道:[天月傾天,正是你想知道的答案。]

只見異人聽完,跳起撲向他。

其他人見此景,全呆了!

只是異人未至那人身處,就已身插一矛,貫穿身體,黑血直流。

只見有的人乘機跑向遠處,消失無蹤,其他人眼看不對,也跟著跑開這裡。

有的人回去繼續被支配,有的人無目的亂跑,享受這一點的自由。

誰知道?

只剩林一曜一人呆站在原地,眼前他所認為無人批敵的異人竟落的如此下場。

又是歡喜,又是恐懼,只看那人,將屍體丟在一旁,走向我,每一步,每一步
,都震撼我的心臟。

他突然開口,道[沒事吧?]

林一曜猛點頭,道[沒有大礙。]
只見那人疑惑站著,又是觀察,又是點頭,只見那人疑惑站著,又是觀察,又是點頭。

一段時間過去。
林一曜終於吐出話來:[請問有哪裡不對嗎?]

只見那人頓醒將視線轉為眼前的林一曜,道:[敢問你是否一生出來就在這裡工
作呢?]
林一曜想都沒想就回答:[是。]

[我叫李意銓,正奉師父之命來此,師父說要找幾位骨骼健壯,心並未被異人所
屈服的人。但我看其他人都嚇的不知去何處,不知這裡是否有未屈服的人?] 

林一曜眼神閃爍,道[這裡的人若還有希望怕都早已入肚,我們這附近大概也是這樣,大家做久了抱怨聲幾乎沒有,除了...]

意銓追問:[除了?]

一曜一字一字慢慢,道[在...眼前。]

只見意銓大笑[好!好你個在眼前,那不知你是否有心見我師父一面!]

是久違的笑意。

林一曜難忍開心,道[我看異人並不是你的對手,又看你一臉和善,我如果還回
去那豈不是傻子!]

這時林一曜並不知道,這個舉動,是和全世界最終支配者為敵。

異人大舉進入早已有百年基業,各地早以成為異人本營。

甚至還開始為世人洗腦,有些並不知道百年前事情的人,還以為自己一身為奴!


中土。
天色灰暗,自從大地失去靈魂,沒有晴朗過了。

更別說下場大雨,更是少之又少。

但。

這裡卻有一處大的嚇人的建築物,用血紅色石頭建構而成。

刻龍畫鳳,一眼望去不見盡頭。

而統治這全世界的異人,正坐在這巨城中王位上。
此異人不是千年老妖胡靜濤那又是誰?
只見胡靜濤手中一封書信,滿臉怒火。


書信上只寫了四個紅字-{天月傾天}。

而送信來的差使早已命喪殿堂。


位於西方這帶炎熱和中土的交界。
只見兩人一高一矮穿梭於此地,正是意銓和一曜。

意銓帶著一曜終於穿越這一帶的沙漠,兩人都鬆了口氣。

終於可以去附近的鎮上好好大口喝水。

只是兩人身分只怕被發現後,未必能全身而退。
所以兩人都批上黑布,聰明人都看得出來。


這可是不治之症才會做出的舉動!
兩人就這樣向小鎮方向移動,此時林一曜臉上早已有些疲憊,但只見意銓不見

疲憊之色。
讓一曜非常佩服。
一到鎮上,有人側目,有人遠離。

異人則是在他們兩位身上打量許久,也不屑繼續看。
林一曜心中大石放下,畢竟不是第一次來這鎮上,深怕被認出來,到時候,就
怕兩人無法全身而退。

這兩人穿梭於鎮上,買吃的帶喝的,迅速解決後又繼續啟程。

這裡並不是什麼安全的地方,也沒人知道什麼時候,異人被殺的消息,會傳到
這裡。

[我們到底要去哪呢?]林一曜疑惑問道。

意銓小聲,道:[東方有座征天山離這裡不遠]

[摁]林一曜沒再多說什麼,但是心裡頭滿山疑問

───────────────


第二章:汐嫣


冷月當空,視線漆黑,猙獰目光不曾停過。


即使穿越了沙漠那一帶,這裡的冷意不減, 風呼嘯著草,沙沙音在晚上聽起來格外的恐怖。


要不是林一曜身邊有個李意詮,不然打死也不會在這種時候,穿越這裡。


只是草地聲音越來越響,越來越響,像是擊鼓般的在黑夜震撼著。


像是有幾百人穿越於此,像是全世界的生物都屏息,只剩下沙沙聲。


[你聽著]李意詮極度小聲的念道


一曜感覺到不對勁,道:[什麼事嗎?是快到了是嗎?]


只見意詮臉神緊繃小聲繼續,道:[待會我回頭衝過去時,你就向著征天山方向跑去,不然我無法保證你的安全]


一曜還沒搞清楚狀,只見意詮舉起長矛,長毛發出淡淡黃光。


[跑!]一聲喊出,李意詮回頭怒喝衝向黑暗


黑暗中傳來陌生人的驚訝聲,頓時打鬥聲四起。


這時林一曜傻了,多麼希望自己有能力可以上前幫忙。


但,現在他只能逃,逃到征天山,然而那裡有誰?





地上一道又一道的半月,硬生生刻畫在土地上,只見一人力敵八人,而他所揮舞的長矛,散發淡淡黃光,傲視著這群人。


[傾天月步!]聲音傳自一位異人身上。


另一異人眼神閃爍,道[很好,這回拿這人頭回去找大將我們不升才怪]


黑夜裡意詮根本看不清楚他們的面容,全用黑布罩住了,這八人中只怕有人實力在他之上,明明才剛從征天山出來,剛要行俠,堅持自己道義,破除異人暴政,卻在這裡遇到些並非一般的異人,想到這裡意詮臉色掙扎了起來。


李意詮一個大吼,帶著一股憂傷的思緒,揮舞著長矛,踩著步伐,劈向其中一位異人。


卻是被一把小刀給擋住,意詮一個抽回,用長矛尾端重擊那異人的胸口,那異人痛苦呻吟手按住胸口。


其餘異人見了則是不慌,各自站好七個方位,瞬間又是長刀又是小刀,同時打向意詮。


眼見一個不對,意詮縱身跳起,高舉長矛,月光和那柄長矛重疊,長矛發出的淡淡黃光,在月光照射下不禁讓人毛骨悚然。


一個劈下,竟是撲了空,意詮舉起長矛繼續接著傾天月步,地上又出現一道又一道的半月痕跡,每當意詮跳起轉身揮舞長矛。


但是其他人異人都將這些凌亂的劈砍,閃的閃,擋的擋,沒有多人人有受傷。


意詮冷冷哼了一聲,停下,跨著馬步,手緊握長矛,開始旋轉,在身上各處,一下子轉過腰際,一下子在背後,肉眼看來分不清楚哪一邊才是矛鋒。


一位異人不以為異,擅自離開自己所站的方位,手持長刀一刀刺向意詮所在之處,只見刀不但被打了回來,一道又一道圓弧路徑,一下劃向脖子,一下劃向腳,那異人抵擋不及,黑血四起,伴隨的慘叫,旁邊的七人卻沒有阻止,冷眼看著這一幕發生。


意詮見此畫面不禁一股火上來,轉向其餘七人,不斷猛攻,但是要傷到他們也難,七個人各自掩護,一人抵擋其餘人隨即刺向意詮,一道又一道不淺的傷口,佈滿李意詮的身上。


停了下來,只見李意詮氣喘吁吁,緊抓長矛勉強站著,其餘異人沒有攻上來的意思,靜靜看著,像是老鷹盤旋在空中等待時機成熟。


難道今天就要戰死在這了,意詮此刻剩下的不是恐懼,而是感嘆。


一聲怒吼再度貼上去,刀劍聲佈滿夜晚。





氣喘吁吁,林一曜奔跑於草地中,向著征天山,夜晚只剩月光,視線實在不佳,卻不知道自己誤闖了異人的集中營,


三位站崗的異人看到上前盤問,林一曜見這三人高大魁梧,不敢反抗,但是支支嗚嗚,說不出個所以然,正當他們沒耐性聽的時候,一個柔媚的聲音帶點淡淡笑聲,道[他是我的僕人,有什麼意見嗎?]


[是!,只是看這人鬼鬼祟祟,身上又批帶黑布,這裡是軍事要地,於是上前盤問]


隨後站崗的異人回去了崗位上


眼前這一位皮膚白皙女孩,天生帶了三分嬌媚入骨的嬌柔,一顰一笑折射在黑色長髮上,灩瀲生香,隨意一瞥,眼波流動,魂魄蕩漾,款款行來,裙裾惹風,年紀看來也不過跟林一曜差不多,她剛的嫣然一笑,不知道讓多少人迷倒,但對林一曜來說,整天和汗水男人為伍,又怎麼會被這所迷倒,只是臉上不禁通紅了一下,但轉接著的是滿腦子的疑惑。


[跟我來,別再亂跑了]嬌媚的臉上帶點傲氣。


[可是。。。]


林一曜話還沒說完,那女孩就趕緊捂住他的嘴,把他帶往營裡的一間布做寬敞的房屋裡。


林一曜還沒回神,那女孩趕緊拉上布門,鬆了一口氣,道[還好沒被發現]話中還帶點沾沾自喜。


[請問我們認識嗎?]林一曜終於開口道


那女孩不慌不忙回到[當然不認識阿,對了你叫什麼名子?]


林一曜,道[林一曜,妳呢?]


那女孩話中帶點羞澀,道[汐嫣]


[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呢?如果沒記錯這時候的大家都在家休息,不會到軍營這裡才是]汐嫣接著說了下去


林一曜驚訝的提高音量問道[難道這裡是異人的軍營?]


汐嫣,道[是阿,不然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異人呢?]


林一曜恍然大悟,道[難道說,你也是異人?]


汐嫣,道[如果我說是呢?]


林一曜退後三尺,全身戒備,道[但看你並不像異人]


汐嫣輕輕一笑,道[難道你不知道有些異人,並不是都跟紅種族一樣的嗎?我們倒覺得,我們白種異人,跟人並沒有什麼兩樣]


林一曜疑惑了,天底下他只知道在沙漠那附近所見所聞,都是紅色膚色的異人,如今卻有和人長相沒差多少的異人。


林一曜定了神,道[那你帶我來這,不知有什麼事情?]


汐嫣,道[如你所見,我只是幫了你一忙而已]


林一曜完全忘記剛才自己啞口無言的事,這回可提醒了自己還困在異人的軍營當中。


汐嫣看一曜臉色便猜中他心中所想,接著道[我可以帶你出去,但是有個條件]


林一曜很爽快的答應,條件問都沒問,只心想著趕快離開這鬼地方,還有征天山要去呢!


汐嫣眼神閃爍著,道[只是要等到早上了呢,天色都這麼暗了,他們不會擅自讓我離開這裡]


尷尬了,林一曜好歹也是男人,竟要跟一個女人家,同在一個屋簷下等到明天。


林一曜張大嘴,驚訝全寫在那張臉上,汐嫣在一旁看了忍不住笑了出來,林一曜才驚覺自己的醜態。


汐嫣接著,道[男女就這麼授授不侵?那我們晚上不睡覺不就得了]


半月懸空,兩人談天於軍營之中。


林一曜不小心把自己要去征天山的事情說了出來,還有天月傾天和李意詮,只是汐嫣也沒驚訝只是專心聽著,只是林一曜並沒發現,汐嫣除了軍中,僕人,自己喜好,其它什麼並未提到。

-----------------------------------------------------------------------------------

第三章:奧氣

早晨本該是清新爽朗,精神十足的時候。

誰知軍營中有兩人一夜未眠,就為了男女授授不親。

汐嫣打了個哈欠,疲憊讓她忘了有人正在看著,那花容月貌在窗口陽
光灑進下,任誰看了都會流連忘返。

但雖然林一曜注視著她,腦袋裡卻是在想李意詮和征天山。

兩人在屋裡套好之後,慢慢在軍營中慢步走著,直到軍營門口。

果然站崗的異人上前盤問[請問汐嫣小姐要帶僕人上哪]

林一曜恭敬微笑,道[不就是東邊小鎮採買東西]

站崗的異人追問[軍中難道有什麼缺的嗎?]

林一曜,道[女人家的東西,永遠買不完]

汐嫣在軍中很少和異人聊天,大多數都是僕人代說,其他站崗的人,
不以為意於是放他們出了軍營。

兩人假裝向小鎮方向移動,出了站崗的視線範圍後,兩人都鬆了一口
氣,像是籠中鳥被解放似的,有股輕鬆的氣息。

沒多久,汐嫣開口[對了,我還沒說我昨天跟你說的條件]

林一曜疑惑,道[有什麼條件是我現在有辦法完成的嗎?]

汐嫣自信滿滿,道[現在就可以完成的事。]

林一曜道[說吧,只要不傷天害理我都可以接受。]

[帶我去征天山,這應該不是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才對]汐嫣的每一
個字都震撼在林一曜心中。

畢竟汐嫣是異人,如果在征天山被李意詮的師父發現,不知會不會遭
受不測,加上不是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兩難的情緒寫在臉上。

林一曜,道[你確定要去征天山嗎?那邊的人看起來對異人不是這麼
歡迎]

汐嫣沉默許久,並沒有馬上回答,林一曜眼看自己傷了她的心,畢竟
從汐嫣身上感覺不出來對人有什麼偏見,還覺得白種異人和人其實沒
什麼兩樣,心一急連忙補上。[但不是什麼傷天害理之事,如果你堅
決,就一起走吧。]

汐嫣眼神掠過林一曜,看到林一曜正視著她,微笑道[你早答應我
了,怎能反悔]

這聲音帶了點嬌嗔。

接下來兩人也沒有多說什麼。

只是這軍營實在龐大,那小鎮未必有它大,繞了這麼久都沒有越過
去,花了許久的時間  終於,越過軍營,兩人比直向著征天山行
走,一路上除了草地,還是草地,許久才有批工人搬運血紅色石頭經
過。

一直到傍晚兩人才走到征天山的山腳,只是這裡陰森至極,讓人直打
寒顫,有種噁心的感覺。

一入山腳下,有條筆直的道路在,但是越是深入,越是絕得陰森,不
像是人會住的地方。

一段時間過去,噁心的陰森感覺漸漸消失,接踵而來的則是陽剛的氣息,讓人覺得身體灼熱,心情煩躁,或許是心理作用,或許是天氣本
來就如此炎熱。

一天沒睡兩人早就累垮了,都是拖著空殼再行走,林一曜剛覺得實在
是受不了的時候,一道大拱門出現在眼前,上頭寫著大大四個字,天
月傾天。

兩人都加快腳步向前,林一曜不禁碎碎念著[原來不是在山上而是在
正山腳下]

一到大拱門處,拱門旁站著一位中年男子,像在等著誰歸來,他有一
頭烏黑短髮,風姿瀟灑,一眼就看得出來是得道中人。

只見那男子注視著這兩人良久,若有所思。

直到林一曜走到男子面前,道[你好我叫林一曜,受李意詮相救,得
知這裡有位高人,正尋找骨骼健壯,心並未被異人所屈服的人。]

男子微笑,道[我本並未高人,本名天嘯,大家都取諧音叫我笑師
父,意詮下山,乃是我叫徒兒多找點和他一樣志向的人,畢竟天地變
動至今,天月傾天人手始終不足阿。]

說到這,笑師父不禁嘆起氣來,臉上些許皺紋,說盡歲月催人老。

笑師父收起了無奈,看著眼前林一曜,觀察許久,道[好! 果然是
意詮,可找了個日月受鍛鍊的好資質,多加磨練必成大器。]

林一曜並沒有把笑師父的話聽進去多少,只見他東張西望,自言自語
[怎不見李意詮呢?那天被襲擊,他衝向黑暗抵擋,照時間來說,早
該回來了不是?]

只見笑師父收起笑容,聽到林一曜自言自語,道[這徒弟幾天下來不
曾回來過。。。]

難道說,李意詮就這樣死在異人手下?林一曜開始胡思亂想,此刻除
了呼吸聲,此刻沒有其他聲音。

[師父!]這聲音虛弱帶著點興奮。

林一曜轉身看去,此人不是笑師父的徒弟李意詮那又是誰。

只見李意詮全身血紅,佈滿刀傷,臉上勉強擠出微笑,突然身子晃了
一下,碰一聲倒下,笑師父臉色嚴肅,身子一動,似風呼嘯,移動到
意詮身旁,速度之快乃是林一曜生平首見,笑師父抱起意詮呼嘯而
過,飛往山裡,山中傳來回音,[青年向上走便是天月傾天,老夫先
失陪。]

林一曜和汐嫣對看一眼,二話不說隨即進入天月傾天。

才踏進拱門,眼前一條大道,延伸過去,盡頭有棵高入雲霄、干雲蔽
日的巨大樹木,兩旁襯托它的,是遼闊的朱閣青樓,遠看像極仙人般
的住屋,畫棟雕梁,任誰都會駐足好好欣賞。

沒人會想到在這征天山腳下有其奇景,這鬼斧神工到底是出自誰
手?,工程之浩大只怕動用千人也未必做的出來。

一時間搞不清楚該往何處,這裡過於寬廣,只怕這裡的房子,數萬人
住下也不成問題。

但奇怪的是明明這裡這麼寬敞,卻不見任何人的蹤影,正當林一曜猶
豫該往哪走時,身旁的汐嫣早已走向那顆碩大無比的巨樹,夕陽灑在
那黝黑長髮下,像是神仙下凡,這背影,仙姿玉色,這景象,懾人心
魂,林一曜屏息呼吸,以前聽朋友說過,女人是拿來疼的,不是哥們
那樣對待的,此時此刻林一曜完全贊同。





中土。

血紅色的建築物棟宇連雲,浩大到令人畏懼三分,空氣中瀰漫詭譎的
氣氛。

其中一棟大廳寶座之上,胡靜濤滿臉笑意,這萬人之上的異人君王,
此時得意表情讓台下的異人鬆了口氣,最近除了大規模的討伐,還將
各營中身手矯捷的人全叫回中土,集結成特殊部隊名為【天狗】,把
天月傾天視為眼中釘的胡靜濤,光是聽到天狗既出,食月將到,還不
龍心大悅嗎?但胡靜濤也不是什麼聽信嬋言的人,也是有一定自信,
才敢笑得如此爽快。

當年攜手打天下的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注解一),分別被胡靜
濤從東邊、西邊、南邊、北邊招回,一起協商,為了這一個接一個反
抗聲浪高漲的情況。

全世界異人最權威的角色都到齊了,就算身分不低的異人,也感受的
到一股霸慄之氣,插不上什麼話來。

青龍緩和,道[聽說前幾天,有人發現東方領域有發現殘黨,消息指
出,當時在現場八位身手不低的異人,已死在草叢中,傷口大小來判
斷,當時殘黨不只一人。]

青龍雖為龍,但是個性緩和,深思熟慮,當年要不是有他,異人大舉
入侵只是個空談。

朱雀耐不住性子,道[要不是辦事不力,怎麼八個人全死在裡頭,規
定就是規定,遇見殘黨要先通報,難道東邊的都這沒有跟自己人說
嗎?]

朱雀人如其名,火爆噬血,時常按耐不住性子,但也因為戰績輝煌,
在地位上沒人敢多說。

白虎眼神一亮,道[我們西方就還沒有類似情形出現,要說有也沒傷
到什麼人,更何況死人,你說是吧玄武?]

白虎個性奸詐陰險,做事有自我原則,但是喜歡挑撥,因此有不少人
想推他下台,只是白虎一身詭譎功夫,狠毒至陰,即使說推翻,也只
能等哪天他大勢已去才有辦法達成。

玄武聽懂白虎的意思,大家都明白青龍過於緩和,都瞧不起他,認為
狠、準才是至道,於是接著說[我們北方確實也沒有什麼事情,下次
不要這樣丟了坐鎮四方四靈獸的臉阿]

玄武個性順應自然,只要是有利益的就往那而靠,不喜歡計較小事,
凡事總是從長計議,是這四位之中最老的,但是異人的外表總是和年
齡搭不上,全部都是破百之人,靠修身而得到的,全是中年的臉孔。

只見青龍臉上血管浮起,依然微笑,道[怎麼大家都對東方這麼關心
了?要是真的要比起來,當年我們大舉入侵,我所率領的人可是傷亡
人數最少的。]

朱雀紅了眼卻不能說上什麼,當年傷亡人數最多的正是朱雀本人,當
年差點敗下來也是他所賜的。

家我一句你一句聽了胡靜濤都不耐煩了,胡靜濤提高音量,道[東方
之事確實不大,但聽說地上有傾天月步的痕跡可為屬實?]

青龍回報[確實是半月形的痕跡,只是不解的是,活動在其他地方的
天月傾天,為何這時候會到東方?]

胡靜濤也不解,道[確實奇怪,可能就只是路過,東方沙漠之地居
多,沒什麼可藏身的地方。]

眾人不以為意,東方之事可能就只是巧合,繼續細談著搜索哪地區,
和該先讓天狗派往哪。





注解一:(出自山海經)

南方之神為祝融,祝融為火神具有光、熱的象徵,而南方在五行中屬
火,四季中屬夏,顏 色屬紅,所以帶有光、赤、熱有關,所以靈獸
為帶有火的鳥-朱雀。

西方之神為蓐收,為人臉虎爪白毛,而西方再五行屬金、四季屬秋、
顏色尚白,所以零獸 為白虎,且金、秋、白皆與肅殺、蕭瑟有關,
所以白虎主刑殺,所以現在一般人說的白虎 街與禍害、不吉有關。

北方之神為禺彊,為人臉鳥身黑色身子,耳上及腳下都有青蛇,北方
為海色屬黑,在四季 屬冬,五行屬水,所以靈獸與海有關所以為玄
武,玄代表黑。

東方之神為勾芒,東方在五行屬木、四季屬春、顏色尚青,且有萬物
滋長的意思,所以靈 獸為青龍 .



東方與中土交界附近,一座高聳入雲的征天山,在烈日高照下高聳佇

立著,這一帶的人都叫這裡陰陽山,即使大熱天,在山腳附近依然寒

意不減,一靠近正山腳下,則是全身炙熱,這裡流傳著許多傳說,有

人說這裡是得絕症的人的墳墓,許多披著黑布的人,被看見走入征天

山中,都是一去不回,所以謠言征天山妖氣極重,也有人說山上住著
仙人,每當有人企圖上山,征天山都會烏雲密布,雷聲大作,種種傳
說謠言驅使,就連異人也不會去侵犯這個地方,而這謠言滿天的征天
山上,名為通天樹這巨大植物,右側的房屋裡,一人坐在屋內,調息
自己的氣,一臉望去精神正好,正是林一曜。


這一待已經一個禮拜去了,李意詮在幾天前已經下床走動了,笑師父
在當天晚上就先將林一曜收為徒,至於汐嫣,笑師父以笑帶過,沒有
人知道他在想什麼,也不知道白種異人身分會不會曝光。

第二天笑師父則是一大早就將林一曜叫了起來,給了本心經,告訴他
每日早晨,運息這本書所說的,吸收純陽之氣,每日必須都要練習一
時辰,有助於日後修練,說完則是一連好幾天的消失,直到李意詮傷
好,才見到。



這幾天下來,林一曜大略知道,這山中有七位長老,各自領導自己得

徒兒學習,而笑師父是裡頭最年輕的,可能因為這個原因,林一曜喜

歡這和藹可親的師父,但有時笑師父則是擺出風姿瀟灑的氣息,讓林

一曜十分崇拜。



林一曜每天早晨都努力練習運氣。

今天也不例外,但在窗外的汐嫣看來,無聊至極,提高音量冷冷亨的
一聲,跑去找她的好姊妹。

雖然說才來一個禮拜,汐嫣早已和七位長老裡唯一是女性的冬梅和她
弟子打成一片了,冬梅看上汐嫣資質奇特,在冬梅和她那好姊妹群勸
說下入她門下。



房屋內林一曜研讀著心經,全都是說道天地正氣的引法,都讀了幾天
的林一曜,也慢慢明白,唯有專注和定心才能順利練習。

只是每當感覺到氣的流竄,但隨即卻化為烏有,林一曜知道急不得,
於是以時間換取代價,早晨修行,中午則是找師父,蹲了一個下午的
馬步,晚上繼續研讀心經,林一曜第一次這麼認為自己的存在有價
值,過去他迷網,自己或許只是為了搬運那些石頭而存在,終身勞力
和被支配。

一想到這,閉目運氣的一曜不禁笑了出來。

[什麼事情這麼開心?]

林一曜被這突如的聲音嚇了一跳,張開眼隨即道[師兄怎會來到這
呢?]

李意詮笑著,道[這裡就像我的家,而你就像是我新的弟弟,來看你
練的如何]

一想到剛才還在那傻笑被看見,林一曜一臉通紅。

李意詮也沒繼續戲弄,開始認真道,[這裡就是這樣的地方,師父雖
嚴,但卻不責備,我們就像家人一樣,這裡充滿溫暖,但相比異人統
制下的人,生不如死的景像。。。]

一段沉默。

[我希望越多人修行道法,反抗暴君胡靜濤,即使現在的人們,被支
配已久,我堅信一定還有許多人,會加入我們。]

林一曜聽到這不禁一股說不出的思緒,大聲喊道[師兄我一定勤加練
息,跟上你的腳步,一同去解救受苦的人]

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就是這樣的感覺,林一曜感覺很欣慰和有了使
命感。

李意詮微微笑,道[今天來這,正是為了教你心經訣竅,師傅雖說要
自身體悟,但是我認為了解訣竅,會更加快速了解心經,心經這東西
顧名思義要用心去體會,其中必須先定神,不為它物所干擾,專注力
都在於氣和經,心中默念心經同時運氣,抓到點訣竅時,試著將氣灌
入身體之中,維持住天地正氣於體內,由於每個人所引導的氣各不
同,所以之後的我也只能提供一點意見,像是我引氣進入體內,會有
股溫暖柔和的感覺,師父則是說他感覺到的是瀑布。。。]

林一曜不解,道[瀑布?]

李意詮笑著,道[師父就是這樣形容的,跟我練成所感覺的實在相差
太遠,所以只供參考,明天一早我要前往南方協助二師父的弟子高
楊,聽說南邊有掃除天月傾天的動作。]

林一曜看著李意詮的傷,道[傷口不是才剛好?]

[不錯,但是自己人需要幫忙,就算兩肋插刀我也在所不辭,而且高
楊任務也是找尋同道中人,若因為不去幫忙損失幾個兄弟,得不償
失。]李意詮說道

林一曜看李意詮眼神堅定,便知道說什麼也沒有用。

道別後李意詮轉身走出林一曜的房間,只剩興奮不已的林一曜,聽完
意詮的講解,一曜隨即照著意詮的說法練了起來,雖說笑師父所交代
一天至少一時辰不強迫練習,但誰知道林一曜除了早上三個時辰都在
研讀,晚上也是花兩個時辰的功夫在這之上。

有時候汐嫣會帶姊妹來這偷懶聊天,一天五個時辰的練習,就縮減為
三個時辰。

不過倒也認識了一些冬梅師父的徒弟,冬梅一般都收女生為徒,因為
她以往所收的男生沒有一個可以撐過一個月,失望之餘下定不再收男
生。

不過林一曜佩服的是,偏偏冬梅師父所收的女徒弟,美貌各個皓齒星
眸。

跟汐嫣最好的非膨文月師姐莫屬,文月師姐為人和藹一臉秀氣,常將
長髮隨意挽在腦後,常常聽其他人談論著她的美貌。

雖說比汐嫣大了五歲以上,但是和汐嫣無所不聊,可以從東聊到西的
功力令林一曜佩服不已。

但有了他們,在這天月傾天林一曜也不顯的寂寞。



一個月過去,兩人都上了軌道,漸漸習慣這裡的生活,一早汐嫣和文
月又跑來這裡閒話家常,林一曜不以為意,也慢慢習慣自己運氣時,
有人在旁說話干擾。

林一曜一個盤腿,手劃著太極,雙手合十倒放在胸前,手中感覺到以
往的氣的流動,開始慢慢掌握,不像以往一下子分神,氣又隨即消
失。

林一曜將氣息從雙手引入身體,雖然第一次嘗試這樣做,但已經熟悉
這氣的流動了,只是頓時全身灼熱,沒料到這氣的反噬竟然如此大,
林一曜一驚訝分了神,身體更是滾燙,旁邊文月一注意此狀況,隨即
運氣打入林一曜手臂,將氣體趕出林一曜體內,此時林一曜全身充滿
著的,是文月師姐的冰涼之氣。

汐嫣走了過來,道[怎麼了嗎?]

文月帶點疑惑,道[剛才發現一曜身體充滿剛強的氣,隨即臉色痛
苦,所以就將這氣體逼出體內,可能是走火入魔,引氣時方式用錯
了,只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被自己所引的氣所傷道。]

林一曜還正處驚慌,雙手不停顫抖著,就算後來心神已定,那雙手彷
彿不屬於自己,不停的顫抖。

汐嫣這時帶點憐憫,握住不斷顫抖的雙手,慢慢道[傻瓜,平常我們
來這不就是為了讓你別太過操勞,故意挑在這聊天,誰知道現在有人
干擾,你還是照運氣,真搞不懂你們男生頭腦是裝什麼。]

這時候文月師姐不知跑去哪了,剩下林一曜一人在這僵硬住。

不過原來自己出什麼事情是有人關心的,林一曜了解了什麼,眼神更加堅定了,他明白自己擁有的越來越多,責任越來越重。

第三章完

此帖於 2010-01-01 11:44 AM 被 a8531142 編輯. 原因: 更新
a8531142 目前離線  
送花文章: 25, 收花文章: 30 篇, 收花: 213 次
+50 金幣
回覆時引用此帖
有 12 位會員向 a8531142 送花:
atie (2009-12-26),cara551977 (2009-12-05),chenhan2603 (2009-12-06),K22514 (2009-12-05),Living (2009-12-06),LKKK (2009-12-12),magicwoo (2009-12-05),qdenise (2009-12-05),tom710509 (2009-12-05),不知道 (2009-12-05),沙崗人OO (2009-12-05),清風 (2009-12-12)
感謝您發表一篇好文章
舊 2010-01-01, 11:38 AM   #31 (permalink)
註冊會員
 
a8531142 的頭像
榮譽勳章

勳章總數
UID - 333850
在線等級: 級別:2 | 在線時長:17小時 | 升級還需:4小時級別:2 | 在線時長:17小時 | 升級還需:4小時
註冊日期: 2009-11-29
文章: 30
精華: 0
現金: 82 金幣
資產: 122 金幣
預設

第六章:顧陽之戰(下)
作者: 一身紅
  夜半,征天山腳冷風颼颼吹著,不時發出樹葉被風吹動的聲響,彷彿夜風在征天山中吹奏著夜曲,悲傷的風聲迴響在山中,此時的征天山,看起來格外蕭瑟。


  天勤堂。

  西側廊上燈光十分幽暗,除了柱子上的燭燈,就只剩月光了,冷風一陣陣撲向庭院,落葉發出「沙沙」聲響,此時廊上有兩人在此漫步。

「方才徒弟們有哪裡不禮,別見怪了,或許是我留在身邊久了,夜晚一群女孩子家看見男孩子,難免格外多話。」冬梅說完笑了幾聲。

跟在冬梅後方的林一曜,望著半圓月色,緩緩道:「我並不會介意,只是我比較好奇,冬梅師父要帶我去何處呢?」

冬梅繼續走著並沒有轉頭,她走了一小段路終於開口:「別急,繞過後方魚池你便明白。」

兩人在廊上走了一段時間,果真在天勤堂後方看見一座寬大的魚池,裡頭養著各式各樣的魚,色彩繽紛,有大有小,讓林一曜看了頗感興趣,自己從未看過這般魚類,頓時駐足池邊,看了半晌才快步跟上冬梅的腳步。

  兩人漫步到魚池後方,竟然有間小屋蓋在離魚池不遠的後方,跟平常的房間不太一樣的是,這小屋並沒有連接其他房間,而是獨棟的小房屋,此時小屋門窗緊閉著,裡頭燈火正亮著。

「以後要來找汐嫣,自己走來便是,大家都是自己人,在我這不用拘束,練武雖為重要,但別忘了,只有充分休息,才有足夠的體力練習,只要想休息歡迎來這。」冬梅轉頭看了看林一曜,給了一個微笑後便慢步離開了。

林一曜見汐嫣在此房裡,固然是高興,但轉而代替的是憂鬱。

昨晚他急著練習氣的掌握,根本沒去聽汐嫣對他說了什麼,他這一個忽略倒弄了她生氣。

雖然自己平時對異人沒有好感,但是汐嫣卻是不同於其它所見過的異人,打從認識第一天的長談,就可以讓他把心中的事情全吐露出來,連他自己都沒有料想的到。

現在到了征天山,還不時提醒他,要注意別太操累,在自己習武失意的時候陪伴在旁邊鼓勵。

昨晚生氣之餘還不忘給了本幻雙陰,裡頭全是說到氣的掌握,甚至比心經還要解說得更詳細。

一想到這,林一曜不禁在心中嘆了一口氣,自己是這麼的粗心,從小到大有多少人是如此關心他呢?

  半晌,他緩緩走到門口,但當他伸出手來準備敲門時,有股思緒干擾著自己,讓他不禁愈敲又止,自己又該如何開口道歉呢?

林一曜來回在門前踱步,即使想破了頭還是不敢敲門,直到裡頭柔和的聲音響起。

  「誰?誰在外頭?冬梅師父嗎?」

隨著汐嫣的問話,他才豁出去敲門,思緒依然雜亂,好不容易他才吐出一句:「是我,妳還沒睡嗎?」

「疑?你怎麼會知道這裡呢?」她走到了門口,纖細的身影,光是看著就讓人想入非非,門緩緩被打開來。

「外頭風這麼大,先進來再說吧。」汐煙微笑後轉身進入房內。

林一曜才踏入房裡,一陣芳香隨即撲鼻而來,不禁讓他亂了心神,這不就是平常汐煙身上散發的味道嗎?此時聞起來格外溫柔迷人。

「怎麼了?還站在門口不進來坐?」汐嫣不知何時坐在椅子上,身出纖細蒼白的手,倒起茶水了。

他愣了半晌後趕緊走進房裡,沒想到自己竟會流連那芳香而忘了自我,他走到圓桌前拉了張木椅,坐在汐煙對面,望著房裡四周,緊張的情緒全寫在臉上。

汐嫣輕輕笑了出來,道:「喝口茶,會讓你比較不會這麼緊張。」

平時都是在自己房裡和她說話,今天角色互換,讓林一曜有些不習慣,他喝了口茶後,便切入正題:「關於昨天….」

汐煙看著他,臉色疑惑,道「昨天怎麼了嗎?」

「昨晚….昨晚實在是抱歉。」林一曜說完後眼神飄向手中的杯子。

  兩人沉默了許久。

  「你來就為了說這個?」汐嫣原本的好心情全消失了,她噘著嘴,看起來有些不滿,臉上帶了幾分孩子氣。

此刻,林一曜除了道歉之外,腦中一片空白,不知如何說下去,他看著杯中的自己,心中問著,難到她不生氣嗎?

汐嫣看他的樣子,便知道他真的不明白,自己並不會為此跟他計較,不禁讓自己花容月貌的臉上多了一分苦笑。

汐嫣搖了搖頭,低聲喃喃道「傻,真傻,我何時跟你計較了?」

林一曜抬起頭,語氣明顯上揚,道「你真不生我的氣?」

  冷風颼颼的夜晚,征天山上的燈燭,被入寢的弟子一盞一盞熄滅,星空,頓時耀眼了起來。

  但,並沒有持續很久,天空中吹來一大片的烏雲,凝聚於征天山上,將征天山的夜色完全侵蝕,毫無殘存。

征天山上,降下一粒粒雨滴,起初僅是細雨飄落,半晌卻變成磅礡大雨,雨聲如雷。

「哎呀,好天氣怎下起雨了?」汐煙站起身子走向門前,將隨風擺動的門關上。

林一曜看著她身穿著淡藍色衣袍的背影,是如此的苗條,如此動人,平時直順的頭髮,今晚,則是盤了起來,不知是因為房裡氣味的搭配,還是自己心中有內疚,不知自己為何會注意到平時沒注意到的。

「我臉上有什麼嗎?」汐嫣站在門前望著他半晌問道。

林一曜心慌了一下,心驚自己又恍神了,自己不知該如何說方才的情緒,隨口編了個謊,道:「我在想這雨來的又急又快,不知何時會停呢?」

「怕什麼?這裡又不是沒有避雨的地方。」汐嫣淡淡了笑了,彷彿剛才令人僵硬的話題早已深埋。

林一曜想到了什麼,道:「但總是要回去房裡,我是不該留下來過夜的。」

汐嫣眼神閃爍,想著什麼,邊想邊走到桌前,緩緩坐下,她看著他靦腆微笑,道「你還記得,幾個月前….」

他一聽便知道她想說初次見面時的事情,他皺起了眉頭思考,道:「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但是…..」

眼前的汐嫣輕輕笑了起來,她笑容嬌媚迷人,像是純白的百合,在大雨的夜晚綻放,林一曜看到這,便沒再說下去,如果自己的笨拙,可以換來這笑容,那有何不可?
a8531142 目前離線  
送花文章: 25, 收花文章: 30 篇, 收花: 213 次
回覆時引用此帖
有 5 位會員向 a8531142 送花:
cara551977 (2010-01-01),K22514 (2010-01-01),magicwoo (2010-01-01),qdenise (2010-01-01),沙崗人OO (2010-01-02)
感謝您發表一篇好文章
舊 2010-01-01, 11:40 AM   #32 (permalink)
註冊會員
 
a8531142 的頭像
榮譽勳章

勳章總數
UID - 333850
在線等級: 級別:2 | 在線時長:17小時 | 升級還需:4小時級別:2 | 在線時長:17小時 | 升級還需:4小時
註冊日期: 2009-11-29
文章: 30
精華: 0
現金: 82 金幣
資產: 122 金幣
預設

  顧陽城。

  夜半,城中的廣場原本該是靜謐無人,此時卻亮著點點火光,在黑暗的夜裡顯得格外明顯。

一群異人聚集在此,以半圓型圍住李意詮,不停猛攻,每個人手上都是握著長槍,唯獨李意詮手上的長槍,散發著混濁黃光,像是咆哮的野獸。

  但是隨著李意詮節節逼退,長槍上的黃光越來越暗淡。

李意詮皺著眉頭,不甘示弱,想盡辦法回擊,但面對前方眾多異人,談何容易呢?每當他要揮出槍法時,必被其他方向來的長槍所阻擋,自己的攻勢完全牽制住,只能咬緊牙根抵擋。

在這半圓後方,一人頭歪向右側,注視著李意詮,嘴角掛著一絲奸笑,此人不是天狗副隊長李沃堅那又是誰?

  隨著李意詮面容越來越嚴肅,李沃堅開始隨著半圓繞著,眼神銳利看著李意詮,他手持一炳長槍,步伐十分緩慢,像是夜晚等待吸取大口血的蝙蝠,在黑夜中注視著。

以寡敵眾的李意詮,步伐不停向後移動著,自己想停也停不下來,此時的他身上已經多處劃傷,自己也心知肚明,若是不快點扳回,只怕戰死在這裡的,除了他無別了。

  漸漸的,他感覺到視線開始不是這麼清晰,手中揮舞的長槍開始亂了。

但當他心驚如此的時刻,半圓形後方飛躍出一個身影,時間像是放慢,即使這時間這麼一瞬間,但是他看的格外清楚。

他看一人在前方空中,臉上掛著奸笑,手上握著一把雕著怪異浮文的長槍,長槍散發著耀眼的深紫色,這速度這氣勢,李意詮全看在眼裡,卻無法迴避,自己手中的長槍早已揮出抵擋別處,李沃堅將手中的長槍旋轉刺出,刺向李意詮脖子。

  「鏘鏘」。

夜晚,巨大的碰撞聲響震撼著顧陽城,回音迴盪在城中,久才散去。

只見一人手持長劍,站在李意詮前方,四周不知何時寒風陣陣吹起。

李意詮脖子上劃出一道不淺的傷口,鮮血直流,他按著自己的脖子,驚訝道:「師兄,你怎麼會來?」

高楊帶著責備,提高語氣,道:「不來,難道看你這傻師弟送死嗎?」

說完,高楊怒視前方李沃堅,他看了看他手上的長槍,冷冷哼了一聲,道:「明槍易躲,暗劍難防,一直自以為是的人種,不過只會如此罷了。」

李沃堅被這一挑釁,額頭浮起幾條青筋,看來這句惹惱了平時深思的他,他回瞪了高楊一眼,怒容斥喝,道:「快給我拿下他!」

半圓隊型,衝向了高楊,步步逼近,高楊看著這群人,眼神帶點不屑,哼了一聲後,竟將自己的劍收回劍鞘之中。

李意詮還是頭一次看見高揚拔劍,平時見面雖然都只有看見高揚的劍鞘,但光是看劍鞘上頭的雕工,就知道必定是把寶劍,所以平時就很好奇,這劍身到底是如何模樣?

只是方才,自己連看都看不清楚,高楊是如何幫自己抵擋那一擊的,等到回神後,才注意到高楊已經將劍收回劍鞘中。

高楊看著前方這群異人逼近,面上無色立足於原地,但李意詮感覺到他正用餘光,看著自己的傷勢。

他眼神飄回眼前長槍部隊,緩緩平舉劍鞘,向著逼近的眾人。

  正當半圓隊形逼近,直到他們距離高楊刺槍可觸之時,高楊右手握住劍柄,抽出劍身一小段。

頓時藍光大聖,寒氣逼人,前方持長槍的異人,全被突如的此景,驚訝停下。

高楊將抽出的劍身收回刀鞘中,正當收回的瞬間,他快速拔劍,一個橫砍,前方一排異人,一聲哀嚎後,此倒地不起,地板毫無血跡。

只見高楊立足原地,怒視著前方其餘異人,他的劍身御著藍光,光芒耀眼,劍氣逼人,此刻又有誰敢在上前一步?

「天泉劍!」李沃堅瞪大雙眼,看著高楊手持的劍吶喊到。

李意詮才覺這名稱貌似聽過,便想起位居第二位長老-煜蒼霄,而這劍,不就是歸他所擁有的嗎?李意詮看著天泉劍,自己竟打起寒顫。

他將目光移向劍身,透徹得劍身無任何雕刻,在藍光襯托下寒氣凌人,高楊這又是何等功夫?竟可以駕馭這般寒氣!

李沃堅狠狠瞪著著高楊,隨後眼神飄向自己的部隊,喊道「撤!沒有必要做無謂的犧牲。」

在旁的李意詮聽了,不禁呆了半晌,心中想著,說撤就撤,真不像平時的好戰的作風,雖然自己半信半疑,但是接著異人果真開始撤離。

高楊在旁凝視半刻,並沒有打算阻止異人的撤離,他將天泉劍收回劍鞘,轉頭向著李意詮,在心中嘆了一口氣,道:「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在這裡面對的全不是普通士兵,而是天狗各地高手,你會因為一時的衝動,喪了命阿。」

李意詮手握長槍深深刺在地中,站立於高揚面前,疲憊的用長槍撐著身體,有氣無力的,道:「師兄,我這命是你救的,以後有什麼事,就算赴湯蹈火,我也在所不辭。」

高楊搖了搖頭,道:「今日你來,便是來助我一臂之力,我又怎會怪你?先把脖子上的血止住再繼續說。」







第六章完
a8531142 目前離線  
送花文章: 25, 收花文章: 30 篇, 收花: 213 次
回覆時引用此帖
有 6 位會員向 a8531142 送花:
cara551977 (2010-01-01),K22514 (2010-01-01),magicwoo (2010-01-01),qdenise (2010-01-01),沙崗人OO (2010-01-02),清風 (2010-01-01)
感謝您發表一篇好文章
舊 2010-01-01, 11:42 AM   #33 (permalink)
註冊會員
 
a8531142 的頭像
榮譽勳章

勳章總數
UID - 333850
在線等級: 級別:2 | 在線時長:17小時 | 升級還需:4小時級別:2 | 在線時長:17小時 | 升級還需:4小時
註冊日期: 2009-11-29
文章: 30
精華: 0
現金: 82 金幣
資產: 122 金幣
預設

這篇文章是大家很HIGH去跨年,才趕出來的。
其實打到第六章,我自己感覺很深。
我一直要求自己只能更好,想打出更好的形容,但往往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很需要動力!


謝此
a8531142 目前離線  
送花文章: 25, 收花文章: 30 篇, 收花: 213 次
回覆時引用此帖
有 6 位會員向 a8531142 送花:
cara551977 (2010-01-01),K22514 (2010-01-01),magicwoo (2010-01-01),qdenise (2010-01-01),沙崗人OO (2010-01-02),清風 (2010-01-01)
感謝您發表一篇好文章
舊 2010-01-01, 11:51 AM   #34 (permalink)
長老會員
 
K22514 的頭像
榮譽勳章
UID - 53122
在線等級: 級別:68 | 在線時長:4911小時 | 升級還需:126小時級別:68 | 在線時長:4911小時 | 升級還需:126小時級別:68 | 在線時長:4911小時 | 升級還需:126小時級別:68 | 在線時長:4911小時 | 升級還需:126小時級別:68 | 在線時長:4911小時 | 升級還需:126小時級別:68 | 在線時長:4911小時 | 升級還需:126小時級別:68 | 在線時長:4911小時 | 升級還需:126小時級別:68 | 在線時長:4911小時 | 升級還需:126小時
註冊日期: 2003-03-29
住址: 台中
文章: 11296
精華: 0
現金: 887793 金幣
資產: 35672319 金幣
預設

引用:
作者: a8531142 查看文章
這篇文章是大家很HIGH去跨年,才趕出來的。
其實打到第六章,我自己感覺很深。
我一直要求自己只能更好,想打出更好的形容,但往往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很需要動力!


謝此
大家都衝出去趕跨年 你還在家寫稿~

真是太辛苦了 ~~
K22514 目前離線  
送花文章: 97189, 收花文章: 9908 篇, 收花: 53953 次
回覆時引用此帖
有 6 位會員向 K22514 送花:
a8531142 (2010-01-01),cara551977 (2010-01-01),magicwoo (2010-01-01),qdenise (2010-01-01),沙崗人OO (2010-01-02),清風 (2010-01-01)
感謝您發表一篇好文章
舊 2010-01-01, 12:09 PM   #35 (permalink)
長老會員
 
cara551977 的頭像
榮譽勳章
UID - 277078
在線等級: 級別:66 | 在線時長:4692小時 | 升級還需:65小時級別:66 | 在線時長:4692小時 | 升級還需:65小時級別:66 | 在線時長:4692小時 | 升級還需:65小時級別:66 | 在線時長:4692小時 | 升級還需:65小時級別:66 | 在線時長:4692小時 | 升級還需:65小時級別:66 | 在線時長:4692小時 | 升級還需:65小時
註冊日期: 2007-08-16
文章: 27512
現金: 14587 金幣
資產: 27227424 金幣
預設

引用:
作者: a8531142 查看文章
這篇文章是大家很HIGH去跨年,才趕出來的。
其實打到第六章,我自己感覺很深。
我一直要求自己只能更好,想打出更好的形容,但往往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很需要動力!


謝此


您辛苦囉

加油~期待新作
__________________
一起守護台灣
謙遜─使凡人仿如天使
驕傲─使天使淪為魔鬼
cara551977 目前離線  
送花文章: 126688, 收花文章: 27574 篇, 收花: 149890 次
回覆時引用此帖
有 6 位會員向 cara551977 送花:
a8531142 (2010-01-01),K22514 (2010-01-01),magicwoo (2010-01-01),qdenise (2010-01-01),沙崗人OO (2010-01-02),清風 (2010-01-01)
感謝您發表一篇好文章
發文 回覆


主題工具
顯示模式

發表規則
不可以發文
不可以回覆主題
不可以上傳附加檔案
不可以編輯您的文章

論壇啟用 BB 語法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語法
論壇禁用 HTML 語法
Trackbacks are 禁用
Pingbacks are 禁用
Refbacks are 禁用


所有時間均為台北時間。現在的時間是 10:20 PM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6.8
版權所有 ©2000 - 2019, Jelsoft Enterprises Ltd.


SEO by vBSEO 3.6.1